精华都市小说 《神級農場》-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鳥獸散讀書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实际上,如果这六名修士铁了心要逃跑,只需要朝不同的方向四散奔逃,夏若飞就算是实力再强,也奈何不了他们的,顶多就是再击杀一到两人。
奈何他们六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宗门的, 只不过是临时凑在一起准备打劫几票坐地分赃,这种时候谁都怕自己是那个被夏若飞盯上的人,白白丢失性命,便宜了其他人。
若他们是同一个宗门,而且敢情非常深的,此刻肯定不会有任何犹豫,一定会全力向不同方向逃走,这样即便是陨落了,也相当于是救了同门师兄弟。
这些人心思各异, 此时自然更加无法形成合力了。
主要是刚才夏若飞击杀马天野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马天野是他们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位,在夏若飞面前居然连任何抵抗都没有,就一声不吭地挂掉了,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整个过程,直到马天野死状极惨地栽倒在地,他们才看到重剑的真容。
而重剑散发出来的可怖气息,更让他们噤若寒蝉,完全丧失了抵抗的意志。
实际上他们都完全没有意识到,夏若飞此时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原因很简单,刚才剑灵夏山是按照夏若飞的指示,直接爆种施展出了最强一招,达到了出窍中期修士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马天野才连基本的抵抗都做不到,就直接被斩杀了。
但这么做的代价就是, 剑灵夏山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再操控重剑战斗了,这还不是利用秘技燃烧元神,对他自身没有什么伤害,只不过有点儿类似于脱力,暂时无法战斗了。
寒門狀元
所以,最令那六人畏惧的重剑,其实只是一个唬人的花架子而已。
当然,凭借夏若飞自身的实力,对付他们六人当中的任何一人,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甚至几个人围攻,他也至少能够脱身,但想要像刚才那样秒杀对手,没有重剑的帮助,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夏若飞在帝君寝宫吃下那个包子之后,自身的修为实力就一直在缓慢增长中。
本来他才初入元婴后期,但是在修为无时无刻都在缓慢温和增长的情况下,夏若飞现在的修为竟然已经逼近元婴后期巅峰了。
也就是说,单论修为实力的话,夏若飞在这清平界遗迹内所有的灵墟修士中,也是排名前列的,和落星阁、灵衍山这样超级势力的修士处于同一个水平线。
而那劫道的六个修士, 修为就参差不齐了, 有的甚至才刚刚突破元婴后期。
夏若飞有把握击败他们中任何一人,甚至有把握应付几个人的围攻,但却没有瞬杀对方的把握。
他现在也不过是利用对方的畏惧心理而已。
那六名修士果然是一动都不敢动,纷纷噤若寒蝉地望着夏若飞,眼中充满了绝望。
醉鹿岛
因为修炼界本就弱肉强食,清平界遗迹更是出了名的法外之地,一言不合就生死大战,绝对没有人会管的。现在夏若飞实力明显占优,难道他们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吗?
夏若飞环视了一圈,朗声说道:“都集中到我前面来!”
六个人犹豫了一下,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番,终归是没有赌一把四散而逃的勇气,最后只能无奈地慢慢走到夏若飞的前方。
在他们的不远处,就是横尸当场的马天野。
他们尽量把目光避开马天野的尸首,低垂着头,不时地偷偷瞄向夏若飞。
夏若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说道:“看你们的做派,应该也是灵墟的小势力修士吧?你们的宗门为你们争取一个探索清平界遗迹的名额容易吗?你们就这点儿出息?用这宝贵的名额来遗迹内劫道?”
六人中有一个少年忍不住张了张嘴巴,不过最终还是畏惧夏若飞的威势,沮丧地低下了头不敢言语。
其实在他们看来,打劫可比探索遗迹实惠得多,只要得手一笔,得到的就是某位修士整个探索过程中所有的收获,甚至还包括那个修士的身家财产。
而弱水河谷的位置又得天独厚,进可遁入河东草原之中,利用四通八达的优势随意隐藏;退可直接前往遗迹出入口,干脆离开这里。
所以他们在这里打劫,就算是失败了,逃窜的路线也不少;而一旦成功的话,那就一定收获不菲。
夏若飞看了看那个少年,说道:“看起来你还有点儿不服气?”
“不敢!不敢!”那少年低头说道。
夏若飞澹澹地说道:“不跟你们废话那么多了,把自己的储物法宝还有身上的宝物都交出来吧!如果想要活命的话,就不要想着藏匿什么东西。”
那少年鼓足勇气问道:“只要我们交出东西……您就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夏若飞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你们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我想要斩杀你们,只需要一个念头。杀了你们再夺宝,有什么区别吗?”
少年眼中闪过了一丝屈辱,他很想咬牙和夏若飞拼了,但心底的那一丝怯懦却让他终于还是退缩了。
不但如此,在其他人还犹豫的时候,那少年就率先取出了自己的储物戒指,直接放在了地上,然后又从身上取出几枚阵符和符箓,一起放在了储物戒指旁边。
那少年抬头看了夏若飞一眼,问道:“我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了,就只有一柄本命飞剑,不知道……前辈能否……让我留下这柄飞剑?”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看在你作出表率的份上,这个请求同意了!”
那个少年闻言也露出了一丝喜色,连忙说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这对他来说的确是意外之喜,所以明明是夏若飞打劫他,他却还一个劲儿地表示感谢,场面显得有些滑稽。
夏若飞澹澹地说道:“你可以走了,不过……只能往河东草原方向走,三天内不许回到弱水河谷,否则一旦被我发现,就绝不留情!”
实际上,如果这六名修士铁了心要逃跑,只需要朝不同的方向四散奔逃,夏若飞就算是实力再强,也奈何不了他们的,顶多就是再击杀一到两人。
奈何他们六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宗门的,只不过是临时凑在一起准备打劫几票坐地分赃,这种时候谁都怕自己是那个被夏若飞盯上的人,白白丢失性命,便宜了其他人。
若他们是同一个宗门,而且敢情非常深的,此刻肯定不会有任何犹豫,一定会全力向不同方向逃走,这样即便是陨落了,也相当于是救了同门师兄弟。
这些人心思各异,此时自然更加无法形成合力了。
万丈光芒不及你(真人漫)
主要是刚才夏若飞击杀马天野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马天野是他们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位,在夏若飞面前居然连任何抵抗都没有,就一声不吭地挂掉了,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整个过程,直到马天野死状极惨地栽倒在地,他们才看到重剑的真容。
而重剑散发出来的可怖气息,更让他们噤若寒蝉,完全丧失了抵抗的意志。
实际上他们都完全没有意识到,夏若飞此时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原因很简单,刚才剑灵夏山是按照夏若飞的指示,直接爆种施展出了最强一招,达到了出窍中期修士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马天野才连基本的抵抗都做不到,就直接被斩杀了。
但这么做的代价就是,剑灵夏山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再操控重剑战斗了,这还不是利用秘技燃烧元神,对他自身没有什么伤害,只不过有点儿类似于脱力,暂时无法战斗了。
所以,最令那六人畏惧的重剑,其实只是一个唬人的花架子而已。
当然,凭借夏若飞自身的实力,对付他们六人当中的任何一人,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甚至几个人围攻,他也至少能够脱身,但想要像刚才那样秒杀对手,没有重剑的帮助,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夏若飞在帝君寝宫吃下那个包子之后,自身的修为实力就一直在缓慢增长中。
本来他才初入元婴后期,但是在修为无时无刻都在缓慢温和增长的情况下,夏若飞现在的修为竟然已经逼近元婴后期巅峰了。
也就是说,单论修为实力的话,夏若飞在这清平界遗迹内所有的灵墟修士中,也是排名前列的,和落星阁、灵衍山这样超级势力的修士处于同一个水平线。
而那劫道的六个修士,修为就参差不齐了,有的甚至才刚刚突破元婴后期。
夏若飞有把握击败他们中任何一人,甚至有把握应付几个人的围攻,但却没有瞬杀对方的把握。
他现在也不过是利用对方的畏惧心理而已。
那六名修士果然是一动都不敢动,纷纷噤若寒蝉地望着夏若飞,眼中充满了绝望。
因为修炼界本就弱肉强食,清平界遗迹更是出了名的法外之地,一言不合就生死大战,绝对没有人会管的。现在夏若飞实力明显占优,难道他们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吗?
夏若飞环视了一圈,朗声说道:“都集中到我前面来!”
六个人犹豫了一下,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番,终归是没有赌一把四散而逃的勇气,最后只能无奈地慢慢走到夏若飞的前方。
在他们的不远处,就是横尸当场的马天野。
他们尽量把目光避开马天野的尸首,低垂着头,不时地偷偷瞄向夏若飞。
夏若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说道:“看你们的做派,应该也是灵墟的小势力修士吧?你们的宗门为你们争取一个探索清平界遗迹的名额容易吗?你们就这点儿出息?用这宝贵的名额来遗迹内劫道?”
嫁入王府的我,只想搞钱
六人中有一个少年忍不住张了张嘴巴,不过最终还是畏惧夏若飞的威势,沮丧地低下了头不敢言语。
其实在他们看来,打劫可比探索遗迹实惠得多,只要得手一笔,得到的就是某位修士整个探索过程中所有的收获,甚至还包括那个修士的身家财产。
而弱水河谷的位置又得天独厚,进可遁入河东草原之中,利用四通八达的优势随意隐藏;退可直接前往遗迹出入口,干脆离开这里。
所以他们在这里打劫,就算是失败了,逃窜的路线也不少;而一旦成功的话,那就一定收获不菲。
夏若飞看了看那个少年,说道:“看起来你还有点儿不服气?”
“不敢!不敢!”那少年低头说道。
夏若飞澹澹地说道:“不跟你们废话那么多了,把自己的储物法宝还有身上的宝物都交出来吧!如果想要活命的话,就不要想着藏匿什么东西。”
那少年鼓足勇气问道:“只要我们交出东西……您就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夏若飞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你们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我想要斩杀你们,只需要一个念头。杀了你们再夺宝,有什么区别吗?”
少年眼中闪过了一丝屈辱,他很想咬牙和夏若飞拼了,但心底的那一丝怯懦却让他终于还是退缩了。
不但如此,在其他人还犹豫的时候,那少年就率先取出了自己的储物戒指,直接放在了地上,然后又从身上取出几枚阵符和符箓,一起放在了储物戒指旁边。
那少年抬头看了夏若飞一眼,问道:“我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了,就只有一柄本命飞剑,不知道……前辈能否……让我留下这柄飞剑?”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看在你作出表率的份上,这个请求同意了!”
那个少年闻言也露出了一丝喜色,连忙说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这对他来说的确是意外之喜,所以明明是夏若飞打劫他,他却还一个劲儿地表示感谢,场面显得有些滑稽。
夏若飞澹澹地说道:“你可以走了,不过……只能往河东草原方向走,三天内不许回到弱水河谷,否则一旦被我发现,就绝不留情!”
这对他来说的确是意外之喜,所以明明是夏若飞打劫他,他却还一个劲儿地表示感谢,场面显得有些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