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1998之大時代 愛下-第246章 幕後的何剛熱推

重生1998之大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1998之大時代重生1998之大时代
港澳的海景办公室内,一身材线条很好的男人,正在远眺风平浪静的海面。
这男人是何刚。
自从何振宣布脱离何氏家族之后,他是何家的老大,有了从前何振一样的话语权。
何刚周围围着一大波人,正在讨论现在股市。
何刚比何振小五岁,家中排行老二,他很不喜欢别人叫他老二。
何刚戴着黑框眼睛,一副文艺男青年的模样,丝毫不象是中年男人,倒像是青年才俊,四十多岁的他,看起来和三十岁差不多,一切得益于他不遗余力的保养。
甚至有影视公司找他拍类型电影,不过他这种顶级富少,是不可能进入污浊的娱乐圈的。
何刚容貌唯一的瑕疵是头发有点少,都是最近熬掉的,尽管他找遍了世界各地高超的防脱发专家,可依旧于事无补,他可不想像老爷子那样,五十岁就脱发。
何刚这个年纪已经拥有众人难以企及的一切,财富、地位和声望,甚至他最近投资的电影都获了金像奖,连文艺也有了。
不过,何刚并不满足,这些都不是他最想要的,他最想要的,是对整个家族的掌控,他认为只有自己,才能让家族步入港澳顶级家族之列,他恨透了自己家族头上,还有个什么港澳四大家族,他认为,何氏家族,未来有了他,将会是“一大家族”。
不过,事情的变化,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特别是现在的股市,何刚有些看不懂了。
之前,他的傻大哥何振卖了所有股票,全力投资几家地产公司的股票,简直是在自杀,自欺欺人。
可现在,这些地产股票,竟然开始逆势上涨,实在是让何刚觉得匪夷所思。
自从自己的那个傻大哥宣布自立门户,从家族独立出去自己单干之后,打破了他的一系列计划,本来他为了能够夺得家族继承者之位,已经找到米国华尔街方面的支持,考虑在何家老爷子何英还在世的时候,就直接夺取家族掌舵者之位。
如果把华尔街的资本引进来,未来何家就要听华尔街的了,这是何刚早就知道的事情,不过,为了那在家族内部至高无上的权力,他决定走这个曲折的之路,就算是沦为洋买办,他也在所不辞。
“老板,现在地产股上涨只不过是常规上涨,并不是市场行情的变化,米联储方面还在加息,我看一年之内都不会降息的,我们一致看衰房地产,地产只会上涨,将会成为历史。”何刚的高义成高义成,向何刚汇报了目前的情况,他们已经做了连续三天的团队分析。
“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呢?你看现在股票还在涨,我大哥只要能得到一点好处,我就睡不好。”何刚依旧不相信高义成说的,因为他眼前一个地产股,和目前大盘走向不同,正在逆势上涨,更让何刚郁闷的是,这一只股票,竟然是何振投资的股票。
何刚在自己的大哥何振身边,派了很多内鬼,现在投资管理团队中,有不少是负责给何振管理资产的基金经理、高义成。
絕世帝尊 亞舍羅
高义成还是他专门从米国华尔街挖来的猛人
他们对于何振了如指掌。
高义成一愣,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是他们长期研究的观点。
“他身边不是有个神人,大陆人陆熙,搞不好是这个人教我大哥这么干的,这个怎么解释?”何刚敲着桌子说。
高义成忍不住笑出声说:“我听说了,我打探过这家伙的底细,他的确帮老大做过一些事情,不过,只不过是运气好,做出一点成绩而已,这样的土老帽,根本不懂什么经济形势。”
高义成一脸嘲讽,完全不把陆熙放在眼里,这才让何刚松了一口气。
何刚早就听闻此人,李茂林、蒋兆山两人都把陆熙说得神乎其神,说起能够预知未来,搞定各种领导,不过最近好像陷入了沉寂,大概是像高义成说的那样,昙花一现,运气好罢了。
何刚细细一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问高义成:“我听说现在大陆有不少特异功能人士,这小子该不会有什么特异功能吧?”
何氏家族和大多数港澳家族一样,信一些很玄幻的东西,何家老爷子信算命先生、黄大师,他说自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他的三个儿子有样学样,信的东西有专攻,老大何振信风水,房子朝向和方位,还有房间的各种布置,都要让大师来安排。
至于老二何刚,他就相信各种特异功能人士和气功大师,还有老三何廷,他相信的东西很邪乎,是类似西方塔罗牌和占卜那一套。
高义成听何刚这么说,先是一愣,然后有笑了起来:“何先生,所谓的特异功能,只不过是杂技,他不懂经济的啦,这小子底细我们查过,在瓷砖厂当过工人,后来又去当了政府公务员,经历平平无奇,完全就是靠坑蒙拐骗起家。”
何刚皱了皱眉,高义成这似乎是在骂他一样,骂他所相信的东西一样。
高义成这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赶紧把话往回说:“何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陆熙的底细我们查过,他肯定不可能有大师那种特异功能,经济这个东西看的是数据和分析,我们这么多人从哈佛和耶鲁毕业,还在华尔街待过,错不了。”
高义成的自信满满,加上高义成还提到了华尔街、哈佛和耶鲁什么的,让何刚紧皱的眉头,又恢复了平静,他笑着说:“也对,经济这个东西,特异功能人士也预测不了。”
两人说话间,那支何刚一直在关注的股票,下跌了。
高义成兴奋的指着屏幕说:“何先生,这股票一定是跌的啦。”
何刚这时候开始相信科学了,或许真的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人士,或许自己之前崇拜的那些个气功大师和特异功能人士,都是和陆熙一样,靠的是杂耍表演。
何刚这时候再次站起来,踱步走到落地窗前,背着身问:“撤股的事情,目前到什么进度了?”
这时候负责打理资产的经理“小何先生,按照您的安排,大力瓷砖厂的股份我们已经全部抛售了,没有一点麻烦。”
大力瓷砖厂本来就是老爷子和老大的资产,他们偷偷入股,要是被老爷子知道,老爷子估计会很生气,所以何刚听说大力瓷砖厂准备清理内地股份,明确投资资本的时候,就让手下去办撤股的事情了。
“买家是谁?”何刚又继续问。
“就是一帮港澳的投机者,这回可以诬陷老大把自家生意卖给外人了。”那资产经理坏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