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txt-86.真魚難釣展示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小說推薦小李飛刀之鬼見愁小李飞刀之鬼见愁
小岛美智子拿着微型相机,悄然过来,偷拍李翰的相片。
此时,面对今井太郎的斥责和怒骂,李翰仍然躬身平静地说:“总领事,我不是驴,也不是猪头。您在大会上表扬过我,您称赞我是领事馆的难得的人才,您还晋升我大尉军衔,并授予我研究员这个高级职称。您不能骂我是驴,也不能骂我是猪头。否则,您就是有眼无珠了。这对你影响不好!如果传扬出去,领事馆的同事都会在背后说你是两面人,表里不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八嗄,你,你,你滚出去!”
“砰砰!”
今井太郎气得浑身哆嗦,青筋毕露,握拳直擂办公桌子,扬手怒骂李翰,却气得结结巴巴,不知所措。
小岛美智子急急退回来,却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李翰朝今井太郎欠欠身,转身而去,经过小岛美智子的小方格子办公室时说了一句:“若不相欠,怎会相见?”然后,拉开房门就出去了。小岛美智子笑声顿止,心里却也有些许感动。“山田太吉”虽然很傻,但是,竟然如此“执着追求”她。可她也很苦恼,自己竟然被一个智力残疾追求,被一个智力障碍者暗恋。
天啊!我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追求我的男人怎么会这样子的?
……
李翰这回也不乘电梯,而是走楼梯下楼,经过三楼的时候,在三楼走廊里停了一下,侦察一下周边的环境,然后蹑手蹑脚的经过一些办公室,发现其中一间办公室没有人,便走进这间办公室,抓起电话,往山田樱子家里打电话。
“喂,您好!哪位?”电话里,传来了山田樱子很好听的声音。李翰侧头看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没发现有人偷窥,便对着话筒说:“是我!山田太吉!樱子,你还在家里,没去上班吗?”
山田樱子听到李翰的声音,分外激动地说:“是的,不敢去上班,得等到我爸爸的特使回来,我才敢出来活动,不然还是有危险的。你,你,你在哪里?在我家附近的公用电话亭吗?”李翰又侧头看看,没发现有人进来,便继续低声说:“我在领事馆,在别人的办公室里,以后,特高课若查来往电话,你就说有人打错电话了。哦,对了,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山田樱子浅笑出声:“呵呵,你找我,肯定是要情报的。你说。”李翰又侧头看看,又低声说:“樱子,你曾说你哥哥山田亦男原本是特种部队的武术教官。那么,他在哪里教特种部队的官兵呢?这总得有个场所吧?”
“就是你们原来的陆军军官大学呀。”
“哦,谢谢!我在别人的办公室给你打电话,不能多说。我今晚去找你。”
“我不,我们得在阳光下相见。不能总是天台呀,夜晚呀,偏僻的地方呀,我又不是见不得光的人。”
李翰还想说什么,但是,山田樱子已经生气了,“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李翰急急轻轻的放下电话,转身离开这间办公室,又在走廊里左看看,右看看,没发现有人,这才走楼梯下楼,回到二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点燃一支烟,泡了一壶好茶,仰坐在沙发上,在阵阵烟雾里,思考如何破案之事。
那六把宝剑会被黄金百合行动队藏在哪里?
就藏在陆军军官大学校园里吗?
雨久花 小說
清明上河图呢?是和那六把宝剑一起?还是分开隐藏?
二玉社的驻地又在哪里?是和黄金百合行动队一起吗?
他们均在陆军军官大学校园里藏身吗?
……
四楼,今井太郎的办公室里面的卧室,铃木幸子和江村泽子推开房门,从里面出来。
小岛美智子小跑上前,将微型相机递给铃木幸子。铃木幸子刚才已经偷听到今井太郎和“山田太吉”的对话了,此时接过相机,侧身递与江村泽子,又悻悻地说:“美智子,我的好妹妹,没想到你这么有魅力,那个智力残疾竟然这么喜欢你。祝福你呀!”
人是与众不同的,即使是女特务,一样也会吃醋的。小岛美智子顿时俏脸通红,甚是尴尬,心里也气,退后两步,气到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怎么会喜欢那个智力残疾?我怎会接受那个傻瓜的爱?铃木姐姐,那是山田太吉的单相思,与我无关。”
今井太郎挥挥手,怒气未息地说:“走吧,走吧,给你们烦死了。”
铃木幸子恼火地“哼”了一声,领着江村泽子离开了今井太郎的办公室,乘电梯下楼。
然后,她们俩驾车前往特高课,除了向酒井久香汇报今井太郎今天下午找“山田太吉”谈心谈话的情况,还抓紧去暗房冲晒出李翰的相片来。酒井久香若有所思地在走廊里来回踱步,等铃木幸子从暗房里拿着李翰的相片出来,酒井久香拦住她说:“既然山田太吉喜欢小岛美智子,就让小岛美智子接受他啊,让小岛美智子来监视他,更有便利条件,他们俩白天一起上班,晚上一起下班,一起回家,深夜睡在一起。如此,小岛美智子又不影响工作,又能二十四小时监视山田太吉,还不用花费我们特高课的经费,岂不更好?”
铃木幸子悻悻地点了点头,躬身说:“是!”
但是,她那种挫败感,让她的心始终隐隐作疼。
她心想自己如此风情万种,竟然连“山田太吉”这个智力残疾也没钓到手,真是心有不甘。
她离开特高课,随即驾车前往圣战医院。
酒井久香回到她的办公室,抓起电话,致电今井太郎。
两人在电话里大吵了一架。
今井太郎自己就很喜欢小岛美智子,岂会将这个大美人转让给别的男人?他死活不同意酒井久香的建议。酒井久香就威胁他,称要将他包庇敌谍事宜呈报到松井司令那里去,甚至呈报到皇上那里去,并说马上给今井太郎的妻子打电话,转告今井太郎与小岛美智子有私情的情况。
今井太郎气得血压飙升,满脸涨红。但是,他也说不怕酒井久香的胡作非为。他还说他也掌握了酒井久香的一些罪证,如果酒井久香敢举报他,他就举报酒井久香和龟川有私情,并把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打造成酒井久香的私家护院。
两人在电话里大吵特吵,却谁也没有说服谁。
酒井久香放下电话,决定自己亲自出马,找小岛美智子谈话。
今井太郎气得仰坐在座椅上,一个下午都头晕晕的。
不一会,小岛美智子那个小方格子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她赶紧去接电话。
酒井久香约她今天晚上共进晚餐,地点是清风酒馆,时间是晚上六点钟。
江南细雨,密密斜斜,宛如朦胧情愫,又飘逸着唐诗宋词风韵。
在这样如诗似画的天气里,铃木幸子的心情却极度郁闷。
她和江村泽子拿着李翰的相片,驾车来到圣战医院201室,将相片递与卧榻养伤的徐又远,质问这个人是不是李翰?徐又远心里恨死了铃木幸子,现在又岂会对铃木幸子实话实说?他说真正的李翰脸上有颗痣,痣里还有一撮毛,人很强壮,鼻子有些钩弯,不怒自威,让人害怕。作为原来的特务营长,其长相是很彪悍的。
他说完还掏出钢笔,在李翰的相片上,在李翰的脸上点了一点墨水,又说有了这颗“痣”,这才像真正的李翰。
“啪啪!”
“哎呀!哎呀!”
铃木幸子气得狠扇了徐又远几记耳光,打得徐又远两腮红肿,牵动他左眼的伤势,连声惨叫起来。
但是,徐又远心里却暗暗高兴,并且暗骂:臭表子,贱女人,狗特务,死鬼子,老子就不告诉你,咋滴?哼!
铃木幸子拿着李翰的相片,走出徐又远的病房,走出圣战医院,钻进自己的轿车里。
江村泽子也随后上车,并劝导说:“算了,这件案子已经由小岛美智子接手了,就不关咱俩的事了。”
铃木幸子却不甘心内心的挫败感,尤其是她那么美貌,那么风情万种,钓那条大鱼不上钩的呀?
可傻傻的“山田太吉”竟然看不上她。这让她心里十分的愤恨。
她咬牙切齿地说:“就算这件案子由酒井久香亲自来办,我也要干预,我也要插手。我不服!”
江村泽子叹了口气说:“唉,我们那不是傻吗?办其他案子,有其他经费,如果仅仅盯着这件案子,我们毛都没有。因为这件案子已经不是我们的案子。别人拿经费,我们来查案,值吗?”铃木幸子悻悻地说:“值!就算我垫钱查处此案垫钱垫到倾家荡产,我也值!”
江村泽子气呼呼地说:“可我不值,我是你的助手不错。但是,我有婚姻,我有家庭,我要养家糊口,我垫不起这钱。”铃木幸子吼叫起来:“那你就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江村泽子真想推门下车,但是,她刚伸手推开车门,又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