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聽說我是神探 線上看-523 一蓑煙雨任平生熱推

聽說我是神探
小說推薦聽說我是神探听说我是神探
“没开玩笑,”马处放下了纸杯,“老卫你一直混影视圈,对音乐这块儿应该没过于深入的了解过,其实之前我也没咋去了解,只知道这小子出了不少歌,在主旋律和流行音乐这两个领域都挺吃得开的。”
卫导不服气反驳道,“再没深入了解,我还能不比你清楚?主旋律方面不好下定论,单就流行音乐这领域,自去年亮相到现在的横扫乐坛,比之二十年前华语乐坛鼎盛时期的那几个顶尖人物,也毫不逊色了,但要说封神,为时尚早…”
老卫说的很中肯,也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从他个人的年龄段角度出发,主旋律方面《我爱你祖国》、《大地飞歌》、《万疆》…流行方面《ZHOU》这张专辑他是一直欣赏不来的,但之后的诸如《沧海一声笑》、《京都京都》、《存在》乃至于《消愁》这些歌曲,都是他的车载音乐循环曲目。
要说歌迷那属实不至于,单就喜欢听歌罢了,哪那么多追星族,这才是大多数普通人的心态。
但你要说对能写出这么多好歌的人没有一丝钦佩,那也不太可能,反正在卫导这,周南旳专属标签上,除了“警察”外,肯定还离不开“有才”二字。
老马并没直接言语否定,而是打开手机找出一首歌曲开始播放。
“海上一阵风吹起,白云涌向陆地,季风带走沙粒…”
稍显平和的开头,如果不是老马放出,抑或又不是听出了周南的声音,卫导也许都可能不会选择继续听下去。
又是两句过去,仍旧略显平淡,直到一句“也许你猜不透未知的宿命,像流星飞翔着它却不知目的…”
明明还是那种平和的表达,这句气声而出的“未知宿命”却不知如何忽的击中了卫导的内心,非要形容的话,那是一种未知的…遐想感?
完全不同于之前的唱法,在接下来这句“最渺小最微弱最柔软最无畏的你用尽了全力…总有一线生机”时,达到顶峰!
卫导本如是想着,可在一句戏曲念白后,立马知道自己定论下早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一蓑烟雨任平生,畅音阁里终一叙,六百年一粟,沧海一梦…”
他不算票友,不咋听戏曲,但也知道这种韵味十足的念白,听着简单,却需要十足功底,也不知是周南从哪请的大师出山。
如是琢磨时,
他半点没想到答案会如此快揭晓,几句歌词后,一段戏曲唱腔更加惊艳袭来!
“莫听穿林打叶声,一蓑烟雨任平生…”
君子謀妻娶之有道 小說
惊艳在这里,绝不是个单纯的形容词,看卫导的表情就知道,这是个实打实的状态。
不单卫导,在播放到这段戏曲唱腔时,场中走戏的,连同场外调试的,准备的,各式各样的,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齐齐投来了目光。
不等曲毕,已经有人开始低声询问,“这什么歌儿?新出的?”
不是每个人都如同卫导一样“闭关锁国”,再忙5G网都不能断不是?于是很快有人接口,“周大神的《光亮》啊!不是吧,央爸爸推广的,早就上线了你们没去听?”
“~~~~!”
好吧,周南出歌理论上不奇怪,问题是…
“别告诉我这段戏曲也是出自南神。”
“宾果,我专门去查过了,词曲编曲原唱,周南独一个,再没别人。”
“!”
意外,忒意外了!还有什么是您老不会的?
众目睽睽!
对不起这词儿不是这么用的。
总之当事人周南表示,即便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情形还是够尬出个三室一厅,走戏暂时是不能够了,毕竟除了场外,场中的姐弟几个眼神也像要吃人。
“玩票,纯粹玩票,贻笑大方了。”
并非假客套,这首歌戏腔方面他专门去请教过他们家国宝老爷子,别看就这么四五句,花的时间比整首歌用时长出了好几倍,但他自认还是经不起行家推敲的,起码直到最后,他们家老爷子都只是淡笑摇头。
没啥不服气的,苦功在这,老爷子几十年如一日的大清早四五点吊嗓子,就这一点,他就得服。
随口解释了句,周南迈步往场边“始作俑者”走去,刚才他就看到马处来探班了,只是还没顾得上招呼,谁想对方直接来了这么一出。
当事人不以为意,不代表其他人也如此。
片场内外人众,“……”。您管这叫玩票?特玛他们也想玩票玩上央爸爸!
怪奇谈

众人的想法,一定程度也能代表场边卫导的想法,所以在看着走来的周南时,宛如在看一个移动的外星生物。
流行+国粹的玩法,不是首创,很多音乐人都玩过,但多数挂羊头卖狗肉,能玩的比较正宗的,少,能玩出惊艳感的,极少!
極品鄉村生活
但咱们有一说一,即便是音乐上的外行人,卫导也能感觉的出,这首歌与周南以往的作品不同,旋律上并没有朝着爆款去制作,想要成为排行榜常客估计比较难。不过这段戏腔属实是让不听戏曲的人,都听出了淋漓尽致感来,恨不得直接来上那么一嗓子,虽然一定会是买家秀与卖家秀的差别就是了。
不过再一想,这首歌本身就是为了大型历史纪录片《紫禁城》而创作,需要历史的厚重感,不朝着流行大爆曲调去创作才是更合情合理的。岁月变迁,沧海一梦,透过一座城,看天下变局。哎等等,他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马处心知肚明的好笑道,“现在还觉得你自己不是杞人忧天吗?”
看着信步走到眼前的周南,卫导终是叹服。
权谋:升迁有道 苍白的黑夜
虽还没听过另一首,但兹要有这首《光亮》打底,已经足够平息网上那些杂七杂八的言论。至于封神…只能说,他开始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所以一直以来,人家真的不是在装,有此等本事在,换他他也不急,坐等反转打脸就是了!
等等,卫导又打住了念头,觉着自己肤浅了,能神来之笔,想到“一蓑烟雨任平生”这种旷达超脱境界诗句的人,那必须是真的豁达!
终究,还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呐,他认了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