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紀元:平行宇宙-第一百零一章推薦

紀元:平行宇宙
小說推薦紀元:平行宇宙纪元:平行宇宙
第一百零一章
“暗夜之虎”在皋兰山基地只呆了几个小时,必要的战术装备到了以后,他们直接奔赴机场,转场北疆,方胜男与他们一道出发,抓紧最后的时间磨合。
方胜男不能理解信息研究中心为什么要强推一个民间高手出战,她感觉“暗夜之虎”来皋兰山基地,只是为了接她……这种感觉当然是错误的,但事实似乎就是如此。
还有那个张师傅……天赋非常特别,别人的天赋激发是通过基因改造,而张师傅是自然激发天赋,他是龙虎山道士,张家血脉传人,自幼生活在龙虎山。
对龙虎山她多少知晓一些来历。龙虎山原名云锦山,天师于此炼丹,丹成而龙虎见,因以山名。龙虎山道统代代张家单传,自东汉光武帝张道陵起传到65代时,出了点意外,第64代张天师张源先2008年驾鹤西去,身后事交待不清楚,此后道统数分,这个张师傅,据说是其中一支。
论起来也能算是张天师,正统不正统可以存疑。
个中渊源,方胜男自然不会清楚,张师傅也不是个多嘴之人,有这么牛掰的身世,跟谁也没露一手。
张师傅的出世,既是偶然也是必然。龙虎山八十一观,有的没的,究竟有多少传人,谁也说不清楚。这个在龙虎山都泯然众人的角色,能被素不相识的罗棋少将挖掘出来,只是因为他培养的两个俗家弟子,先后进了龙组,激发了某种特殊天赋,被罗棋拉去切片研究了一番。
故此暴露了张师傅。
毕竟从道理上讲,徒弟会的,师傅也应该会。
在国家大义面前,张师傅被迫参与了切片研究。期间悲苦,无以言表。这些年来,罗棋花费珍贵的魂种,为他融魂……在张师傅看来,魂化其实就是融魂,属于邪门歪道。
三次融魂,皆没有成功。
但罗棋并不死心,决定一条道走到黑,这次魂化实验,实际编制的实验品其实有五人,包括张师傅。
民间高手张师傅的确与众不同,同样是拿离子刀砍魂态的方安歌,方胜男砍过之后,方安歌完整无损,张师傅砍过之后,方安歌身上伤痕累累。
触目惊心。
有些红色瘢痕,横七竖八,宛若烙印。
触之蹦高,钻心痛。
最神奇的是,事后张师傅会用瓷碗接杯自来水,口里念念叨叨,手指鬼些个画符,然后捏着方安歌后脖颈,强迫他喝下去,身上伤痕绝不过夜,第二天就消失殆尽。
这事把罗棋震的不轻,当事人方安歌自然是被震出十八个跟头。虚心请教,张师傅轻描淡写,曰仓颉造字,感天而生,声声为咒,字字为符。
最终还是星际流浪儿岚对此颇有见地,认为方块汉字契合某种宇宙规则。这段时间里,岚从网络上下载了很多道家符箓,认真研究。
这些没鸟用的说法造成的后果就是,方安歌对张师傅死心塌地之崇拜,每天闲着没事,就跟在张师傅后面,端茶倒水,殷勤跑腿。
“暗夜之虎”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方安歌甚至不知道有行动这一说。张师傅似乎看出点端倪,神情郁郁,晚饭随便扒拉两口就回了宿舍。
不一会儿,方安歌敲门而入。
“师傅,咋的啦?有啥心事跟我说说。”他从怀里摸出一瓶皇台酒,半塑料袋油炸花生米,在屋里找了俩一次性水杯,给张师傅满上一杯,再给自己倒一杯。这酒不孬,20年陈,也就是皋兰山基地储藏丰富,外面可是不好找。
方安歌别的本事没有,猫三狗四的道道不少,这酒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跟厨房淘换出来。
赝品专卖店
“师傅,吃点荤的不?吃的话我给您弄点去。”
张师傅摆摆手,意思是消停点。
方安歌管张师傅叫师傅,一半是尊重,一半是随口无心。张师傅的底儿他知道一些,好像是什么道观的世外高人,有些真功夫。别的不说,剑术,画符,都有一手,这是亲身体验,做不了假。
张师傅端起一次性纸杯,滋溜一声,未见仰脖大动作,杯中已是见底;这嘴上吸溜的功夫,不娶个师娘真是浪费了。
方安歌顺手再给他满上。张师傅喝酒习惯一杯闷,二杯品,里面有什么讲究,他不说,方安歌也不问。
俩人经常这么喝闷酒,全程无交流,各自想心事,想着想着,随手喝两口,再继续想心事。
今天有些特别,张师傅喝酒说话了。
“方子,知道我是谁吗?”
“您是我师傅啊。”
“我是龙虎山天师66代传人。”张师傅语调沉着、肃穆,有种大气磅礴。
“嗯?这啥级别?”方安歌只顾夹花生米,没听出这语气中的份量。
方安歌说的这个级别,是指宗教协会对应的行政待遇。宗教协会不是单纯的社会组织,管理宗教事物的部门叫民宗局,国家宗教局局长是副部级,省宗教局局长是正厅级,地市局长是正处级,一般省级宗教协会的会长对应的是厅级或副厅待遇,没有官衔,但有待遇。
这个问题还真难住了张师傅。天师府65代传人之争到如今也没有结果,他自认是66代传人,但是没有官方认可。
没有官方认可,自然没有对应的行政待遇。
“方外之人,讲究什么待遇。”张师傅喝口酒,端着杯子想了想,又喝了一口。
“你听过龙虎山吧?”
伪妖师
“听过,说是山顶上有一座铜殿,太阳一照金光闪闪,老值钱了。”
张师傅面皮抽了抽,“那是武当山。”
“都一样,都是道士家的嘛。”
这天是没法聊了。放下纸杯,张师傅轻轻说道,“倒酒。”
方安歌探头看了一眼,“没喝净倒什么酒?喝完!别跟我扯犊子昂,我们东北人喝酒讲究个认真。”
张师傅拿起酒杯喝完。方安歌双手端酒瓶给他倒酒。双手端,心诚,尊重。这点礼仪他懂。
“你天天叫我师傅,我是不是得传你点什么?”
“不用。我就随便叫的,您也别当真。”
张师傅用手握着纸杯,心中不禁大骂,这小瘪犊子是一点不上道啊,鬼精鬼精的。
“你咋知道我有求于你?”张师傅还是有些好奇,拿眼打量打量这小子,真没看出来他还有这聪明劲儿。
“无事献殷勤,能有什么好。你又不是我爹,凭啥心疼我?”
“唔。”张师傅点点头,是这么个理。“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能伤到你?”
“离子剑厉害呗。高科技,师傅,高科技你懂啵?可厉害了。”
“你魂化一个,我告诉你为什么。”
“为什么要魂化?师傅你要干啥?弄掰了我告你强制猥亵昂。”
“快点,别让我揍你。”
乌拉乌拉刁小禾
“行,你是我师傅,我光溜身子不丢人,方胜男那个小酿皮,不知道白看我多少次。”方安歌晃动一下,衣服脱落,整个人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张师傅头都没抬,随手用筷子在空中划了个圈。
下一秒方安歌具现,低头看了看,环腰一圈,筷子粗细的烙印,红通通看着吓人。
“不是只有离子刀才能造成这效果吗?”他用手轻轻摸了一下烙印,疼的嘴巴直咧咧。
“不是。”
“就这一圈,威力不够啊。”
“可以腰斩的。”
方安歌愣了一下,用手指头指指天,“他们不知道?”
“不知道。”
“你想学吗?”
“不想。”
“我要你办的事儿,不难。”
“师傅你先说啥事。”
张师傅夹了个花生米丢嘴里,嘎巴嘎巴咀嚼完,喝了口酒。“龙虎山,传到我这辈儿,很多东西都绝传了。我这一脉,传的道统是《北斗经》、《神虎秘文》,直指大道,可修炼成仙。不过这些是我张家道统,不能传你。”
“师傅,真有仙人啊?”
“以前我觉得没有,现在不敢肯定。”张师傅认真道,“按照科学的说法,仙人可能是人类找到什么窍门,去了更高维度空间……这种人可能就是仙人。”
“你知道龙虎山最早是靠什么起家?”
方安歌想了想,对于龙虎山,其实他还是知道点,“靠丹术名扬天下?”
张师傅摇摇头,说道,“靠斩鬼除魔。”
“这世上哪有什么鬼?”
张师傅看了他一眼,方安歌已经穿好衣服。“这世上有外星人,有魂化,怎么就没有鬼?”
“师傅,您是说古代的时候,就有魂态的外星人来到地球上,然后被您家老祖宗给杀了?”
张师傅喝口酒,点点头,“有可能。”
“牛逼。”
“换个词。”
“没有比牛逼更牛逼的词了,师傅我这是点赞。”
“我刚才用的这个法术,叫冥官地狱火。打小我爹就让我练。你知道我练的时候多憋屈吗?这玩意纯迷信啊,我对着小鸡比划,小鸡都不带看我的,你说这玩意真的假的?”
“真的。”
“哦?你为什么这么说?”张师傅有些诧异。
方安歌没说话,拉起衣服,腰上那一圈红色烙印触目惊心。
“嗯。我也是无意间在你身上用了冥官地狱火,才知道这术法不简单。”
“师傅,你是不是当时就三观稀碎?”
“嗯。”张师傅没有否认,喝了口酒,“正如你说的,三观稀碎。我一直以为这些道家法门,都是迷信,骗人的玩意。”
“这功夫怎么练的?听起来高大上啊,是不是小说里写的那样,神识传功?”
“差不多吧。这玩意还真不是书上白纸黑字写好,照书练的。”
“那师傅您怎么学的啊?”
“我爹抽了我一个巴掌,我就会了。”
方安歌反应贼啦快,顿时起身想逃,却是逃不过张师傅手速。“啪”的一声脆响,感觉口中牙齿都有松动,脑瓜子嗡嗡的。
“以后这世道有什么变故,遇到龙虎山人,能照拂就照拂一把。”张师傅站起身来,认认真真给方安歌鞠了一躬。
“师傅,”方安歌有些懵逼,“我是死刑犯啊!”
九陽劍聖
“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