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砂岩紀 起點-第一章 出征看書

砂岩紀
小說推薦砂岩紀砂岩纪
虽说坎萨已经和中央军在中界山你来我往了许久,但大部分不过是小打小闹。从中界山边防军传回的消息来看,坎萨军并未构成威胁,在炎京众人眼里,坎萨的反叛不过是小打小闹的内乱,完全在可控范围内。可这两日从不断传回的征求支援的信息中,明确提到中界山以西在几个过山的隘口外集结了数量可观的坎萨军,至此坎萨才开始受到重视。在刚开始进行部署时,又传来坎萨军已经越过了中界山的消息。至此,岩殇所料的新战线还是拉了出来。这条战线虽未出有识之士的意料之外,但还是对炎京不少颇为自信的人造成了冲击,让炎京一下炸了锅。月音原本只需要担忧阿丽阿古的安全,这下又增加了岩殇出征的事情需要烦恼。
关于阿丽,没有消息比有消息更让人焦虑。沙影所给的一个月时限已过,月音原本还意外于没有收到他的传信,但转念想到她所在的是岩殇直属的部队,或许他根本没有机会进来。
阿古这方面,虽然消息也很少,但是岩殇一直笃定西弗洛没事,那就至少可以知道阿古是安全的,这让月音降低了焦虑感。
重生之愿为君妇 花钰
在战线拉开的消息确定后,月音几乎没怎么再见到岩殇。军中备战的气氛愈加浓厚。这日下午,她意外的见到了除了萨以外的圣医会小队几人。
“木樱,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月音既高兴又惊讶。木樱很开心地拉着她问寒问暖。
“岩殇没和你说我们的事吗?”
“我有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木樱也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战事吃紧,他忙也是正常。”
“你们怎么会来军中,你的研究有进展了?还是需要你来军中支援医护工作?但是森明和仓即便参战也不应该来守备军吧。”
“还是为了冰晶石。”森明向月音坦诚,他认为这件事情现如今已经不需要向月音隐瞒了。可“冰晶石”三个字却让月音心里一跳。
“冰晶石怎么了?”
“我们要去接送冰晶石。”
月音有些震惊,他们的任务竟然还没有完成?看着月音惊讶的样子,木樱将她们的任务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这个任务是教会最高主教和圣医会掌会两人亲自向他们四人下达的命令。任务要求他们到西北山脉的一个指定地点从一个冬临人手中取到冰晶石,再送至中界山下的指定地点。但因为坎萨的动乱以及遇到了岩殇,原定到中界山交接的安排被打乱。到清霖后,森明和最高主教以及彬嬷嬷通讯确认后,将冰晶石转交给了岩殇,暂时先存放在清霖驻军中,由岩殇的心腹下属负责保管。当然,负责保管的人并不知道存放的是冰晶石,只是单纯的接受岩殇的命令。
SERVAMP-吸血鬼仆人-
“我伤好后这段时间,炎京外围也不太平,嬷嬷就和岩殇商量先让我继续研究项目,等时机合适再出发,但是近日收到指令,要求我们尽快把冰晶石送去目的地。出于安全考虑,岩殇让我们几人随军。”
“随军?那是要出征了?”
森明点了点头。
“虽然没有发布正式的出发指令,但按战备情况来看,军队出发应该就在这几日了。”
木樱和森明带来的意外消息让月音有些激动,如果也能随军,这样就可以获得更多冰晶石的情况,或许能有其他获得冰晶石的方法,又或许能顺利回坎萨救阿丽。可她的希望在岩殇那落了空。
“我自小在坎萨长大,西部我是最了解的,让我跟着你们,不管是给你们做向导还是给木樱他们帮忙,我都没问题。”
“木樱他们的任务是不能让外人插手的,而我是去打仗,战场局势瞬息万变,你在,我会分心。”
岩殇的话让月音心里有些甜又很失望,但月音并不甘心,继续请求道:“那我就在后备部队做战地记者之类的,到了中界山,我会想办法扮成平民混过战线先回坎萨。我在坎萨还有其他办法落脚,你也不用担心……”
月音急于说服岩殇,虽然没有把此行的真正目地说出来,但还是失口透露了自己的想法。这自然让敏锐的岩殇捕捉到了异常。
“月音,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月音心虚地停顿了下,急中生智道:“我只是不放心两个孩子,作为战地记者一路上能多搜集些阿古的消息。还有阿丽,离开坎萨时我委托领馆的夫人帮忙照顾,现在已经远超出承诺的时间了。两国交战,巴古斯都被监禁了,坎萨那边的外国人会如何,我心里实在没底。”
岩殇皱着眉考虑了一会儿。
宠妻无度:毒王的神医狂妃 小说
“这样吧,现在前线的状况还不明朗,你先在炎京等一等,待前线的情况都在掌握中了,我派人接你来军中。”
月音还想说什么,却担心他察觉更多,只能自己琢磨其他的离京方式了。
曾最喜欢也最讨厌的人
为了控制坎萨在西线的推进,将军指派了大约炎京五分之一的兵力给岩殇带往西线。另有三分之一早半月已派往北线,到望京加入驻扎东北的边防军,听东北边防军指挥官万综调遣。
岩殇领命集合了军队后来找月音。
“归我直属的部队大部分都会随我出征,你不适合再留在军事基地,你暂时住在山上,博里会负责你的安全。”
想到山上那栋别墅就像个遗世独立的孤岛,她有些烦躁,既不方便收集消息,更不方便她离开炎京。她担心会引起岩殇的疑惑,便没有拒绝。
“我后天就出发了。明天一天都会在军中,今天我陪你上山去安顿。”
网游之三国王者
想到他要上前线,她还是更为他担忧,也十分不舍。
临行,月音提出和圣医会的伙伴告别。木樱依依不舍地拉着她的手说了许久。月音对岩殇将她留在炎京的表示无奈。
“我猜是上次你被沙盗抓走的事情对他刺激挺大的,所以才这么小心保护你,生怕带你去了兵荒马乱的前线,一不留神又把你弄丢了,他还不要疯了。”
“你说得太夸张了。”
“我可没有夸张,你是不知道你不见的那几个月,岩殇来研究院和我探讨研究进度的时候,那憔悴失神的样子简直是另外一个人。”
森明没有木樱这么八卦,对于岩殇的做法倒是很客观地评论:“从你的角度来说,回坎萨是为了阿丽,岩殇其实不应该限制你。但是打仗的事情谁都难有十足的把握,留在后方更安全些。而且砂岩内外盯着岩殇的眼睛太多了,他带着你反而让那些眼睛关注到你身上,对你对他都不是好事。”
森明的分析让月音对岩殇所做决定的小小不满都释然了。她明白了岩殇的不易,自然不愿意成为他的包袱。
这次到了山上,岩殇则是仔细的向她介绍了居住生活的方方面面。月音从来没见过他说这么多话,看到他这么在意自己,心中暖暖地看着他,直到他终于停了下来。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要是有就让博里发信息给我,我抽空给你打电话。”
月音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又不是生活低能儿,就算是以前没见过的,我琢磨一下也能学会的。你打电话都是内部专线,占用军事专线怕是不好。”
岩殇看她望着自己几分好笑的样子,意识到自己有些啰嗦了。
“我有私人专线…我只是不太想离开你。”
这段时间他说的话越发让月音难以应对了,总像要对她承诺什么,但是她实在无法坦然接受。
“我也想去坎萨的,你安排好了尽快让我去找你就好了。”
月音的回避让岩殇想说的话又被咽了下去,最后只得认真地看着她说道:“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