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酋長饒命-第五十二章:暗道閲讀

酋長饒命
小說推薦酋長饒命酋长饶命
却见这狗洞内是一个大概三十平左右,两米多高的空间,沉闷中带着些许滕花香味儿,只不过这香味儿中隐隐匿藏的,是一种腐败的气味儿。
进入洞穴后,洞门自然关起,砂雪点起树油灯,带着周全到了这地下空间的正中央。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一个苍白的人体骨架,没有任何外力借助,就那么悬浮并完整无缺的盘坐在半空,虽然已经只是白骨苍苍,可周全在看向它的一瞬间,却还是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敬畏!
他不用多想也知道,这就是砂雪口中的那个“他”,一个类似于这个时代的坐化高僧一样的人物,一个足以受精神膜拜的高人…
搬運 工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帝歌
而就在周全双眼凝视这具骨架深邃的眼睛时,他骤然想起了很多事,梦境里对「暴食」的凌驾感,在与螯羊头子对峙之际,那其中的细节也逐步想明白,原来那时除了与螯羊对冲力道,他同样施用了一种震慑力,类似于刚才斜撇两个洛鹏帮手时,所释放的震慑力。
故而螯羊在与他对冲之前零点几秒,它是受到心灵震颤的,由此冲刺力道才会有所减弱,接着才是「敕白」发挥功效,自毁式的暴增宿主气劲,抵住了螯羊的力气,这也是周全能活下来,没被力道反噬而死的重要原因!
而在凝视这幅骨架,还有更多的细节也在浮现,例如刚才在简单斜撇那两个洛鹏帮手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识海中浮现的画面,就像是慢镜头一样重放着…
只见周全一个怒目眼神斜撇,浑身散发出来的灵气流瞬间积聚压迫,若隐若现能看到那狂妄的如军舰般大小大嘴头颅影子,在一瞬间暴怒嘶吼!
也就在这短短一瞬间,洛鹏的两个帮手瞳孔瞬间放大,灵气瞬间呈现紧缩、破碎、摧毁状态,就像被周全释放的某种压力爆碎和碾压过了一般…
呼!
周全忙收回自己的眼神,瘫坐在地,眼睛赶忙离开了骨架头中央那两个深邃骨洞,怕再陷进去!
砂雪赶忙过来扶起周全,不过似乎见怪不怪,继而说道:“看来你的疑惑,已得到了‘他’的解答。”
“所谓「临在之体」,这么可怕嘛?我看到我自己,仅仅一瞬间,就摧毁了那两个勇士体内的灵气聚集,就像巨洪滔天瞬间捣毁一个村庄一般!”周全额冒冷汗的说道。
砂雪深吸一口气,解释道:“既然已经到了这儿,你也见到了‘他’,那么该说的,我就都可以跟你说清楚了。你知道部落的巫怎么来的吗?很多人以为,他们是神明的敕选,才会在拥有特殊与神沟通的力量,以及那些平常人做不到的特殊巫能!”
“但不是这样的,历代的巫,都只不过是异人罢了,‘他’在赴刑场之前,告诉过我们,巫是灵气滋生下的怪物,他们受自然影响颇多,故而如同外界的野兽一样,衍生拥有了特殊的爪牙,只不过不是长在身体外,而在身体内,留在了血脉之中。”
“「临在体质」,就是一种灵气刺激下,衍生之下的异化爪牙,你继承拥有的,就是一种异人的血脉力量!”
若是别的部落人,估计很难理解透这种概念,可周全不同,他是穿越来的,受过九年义务教育,扛过中考高考大战的人,故而这些概念,他很容易就吃透。
简单理解归纳,灵气就像是核辐射,会让外界野兽变异,大者如「暴食」,小者如「螯羊」,而这辐射面同样会影响到人类,只是有些人体质敏感,受到辐射较多,故而成为了异人,继而爬上巫的位置!
“「临在体质」是一种特殊体质,也正是‘他’活着的时候说过的,是他施巫的根基前提,我见他用过,与你一般…但为何你能看到瞬间摧毁他人「灵源」,我想可能施展方式…过于凶猛了。”砂雪说道此处,已然有些不确定。
看来她主要的还是任务还是带周全来这里,而她对于体质之类的,了解的似乎也并不深。
但即便如此,还是给周全不少讯息点,例如既然是「临在体质」是基础代码,那就说明接下来可以在这当中做更多填充和变量,这些都可以琢磨研究的,毕竟上辈子没少在工作上归纳和总结,这会儿把这本事再用上,说不定还能创造一点新元素。
周全又确认了一下,这位“他”没有留下什么秘籍可以研究,那么该获取的信息量,基本也就到头了。
其他的没必要再问了,只是还有一点一直强迫症一样的让周全疑惑:“这位长者,为什么让你们叫他‘他’?你们这么敬畏他,不该给他什么尊称吗?”
“是先巫让我这么喊的,因为他一直告诉我们,他和我们没什么不同,要放下对所谓巫的恐惧,学会平视的角度去看待,他希望他死后,我们能够保持这份超然,并带着这份精神传扬给更多人,学着去反抗而不是只是一味顺从。更是希望我们这些他的信徒,能够找到你,找到他将在后世留给我们的‘他’的继任者…”砂雪认真说道。
周全点头,稍许理解,正想说什么,却又听砂雪望着那骨架痴痴说道:“父亲、母亲,皆是被这邪巫和她带来蛮族,屠戮残杀,所以我们需要强大的新鲜力量来避免这些事儿的再发生,对吗?先巫…”
听到这儿,周全对这个固执的姑娘也改观了些许,原来她的坚持,不是单纯的任性,是有原因的。
他轻轻拍了拍砂雪的肩,带着些许安慰。
砂雪转过头,对着周全牵强一笑,周全则不自觉的在她稍显倔强的脸上,轻轻擦拭,而「敕白」乍现的星星白光,也在她的脸上留下温暖的光晕…
这让砂雪那心中伤痛缓下许多。
“那啥,加入你们的事儿,我会再认真考虑考虑…”
“好,若有答复,烦请尽快来我家找我们。”
“你家门口很多排队跟你求婚的吧?方便吗?”
“只要你想来,我家的后门你可以随便进,不用排队…”

巫殿内,洛鹏之父,洛旗跪在篝火之下,半石阶处,他的神情显得异常悲愤和委屈!
而石阶之下,还有带来的那两个被周全一个眼神杀,搞的现在还在惊怖战栗的勇士,以及那个仅仅身着遮羞的洛鹏。
“巫,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那白舟虽然狩猎有功,但是仗着有功,这么欺负人,总是不行的吧?更何况,我儿乃洛氏血脉的后嗣,他一个异姓杂种这么干?这有违常理啊…”洛旗忙说道。
然则巫对这些话题没任何兴趣,毕竟那些打打闹闹的事儿,都归酋长管,故而她听着波澜不惊,直到她身边的侍女奴隶,从石阶处去而复返,在她侧耳咬了耳朵,她才微微皱眉,且立刻在枯骨座上坐直!
洛旗以为有戏了,心中几分亢奋,却不想巫只是问道:“你方才说,那个叫砂雪的女孩,管那对付随从勇士的邪术,叫什么?临在之体?”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是的,巫。”洛旗多少有些失望,这老太婆的关注点不对啊。
呼!
巫的一个踉跄瘫靠座椅,她越想越惊恐,额前细汗直冒,她想起篝火浮现的那符号,想起那惊人的预兆,更想起一个可怕的事儿!
“对啊…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暴食」乃白舟所宰杀,所以他体内「临在体质」必然受巨大波动影响,毕竟亡灵对于这体质有莫大的助益,难怪初用体质,便能坏人根骨灵源!这样下去可不得了,得尽快解决他,否则…我洛氏血脉必被其倾覆!预兆者,不可留,决不可留…”巫像发疯了一样自言自语到。
“说的是啊,巫,得尽快铲除他!”洛旗忙附和到。
“说说吧…洛旗,作为部落长老的你,想怎么做?”巫停下问道。
洛旗嘴角撇起,说道:“一个奴隶出身也敢伤我大儿?呵,只要巫许可,我有办法立刻割下那奴隶的人头,献给巫你当玩物…”
“妥!”
周全在山英的石搭屋里脖子一哆嗦,不知何故,不过他现在顾不上,因为他现在沉浸在乐趣里,没错,让他这小机灵,在今日整理讯息及其归纳后,又发现了修炼的新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