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笔趣-第366章 我想你了熱推

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
小說推薦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夫君死后,我被迫成为皇上的掌中宝
“真的吗?阿宓真的想我了吗?”
叶若尘的大手微微用力,他将花宓一整个人都揉进了怀里,似乎是想和花宓融为一体。
其实他一开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想到花宓会回答,也没有想到花宓会这样回答,回答得如此和他的心意。
“是啊,我想你,很想你,姑姑已经走了吗?她应当很失望吧,毕竟花娆可是天生凤命。”
花宓嘴角勾起了一抹有些诡异的弧度,然后不咸不淡的说着。
“是的,太后已经走了,天生凤命,什么天生凤命?”
“阿宓,我回来了,你想我没有?”
他的下巴搭在花宓肩膀上,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沙哑,听着居然有几分可怜。
“想你了,很想很想。”
花宓抬眸朝他看去,对上他如墨的眸子后浅浅一笑,然后粲然开口。
听到花宓说起了天生凤命叶若尘真的就是一头的雾水,天生凤命,这是什么玩意儿,为何他之前从未听说过,不会就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叶若尘的眉头皱在了一起,然后朝花宓看去,他的眼底满是询问。
“花娆是天生凤命,是你命定的皇后,如此你可明白了。”
其实对于花娆是天生凤命的事情她心底也是没有太多想法的,毕竟于她而言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花娆是不是未来的皇后和她都是无关的,若花娆当真是的话,那自然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如果花娆真的就是天生凤命,想来叶若尘也是会让进入后宫的。
毕竟没有一个帝王可以容忍天生凤命的女子嫁给旁人。
如果花娆不是的话,那这可是欺君之罪,想来整个承国公府都是会被连累的,反正不管这件事情是怎么样的,对于她而言都是一件好事情。
“阿宓,不许胡说,我未来的皇后只会是你,不管花娆是不是天生凤命,和我都没有什么关系。”
就算是花娆真的是天生凤命又如何,他的皇后只会是花宓,也只有花宓才配当他的皇后。
“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听叶若尘这样说,花宓真的就是觉得可笑的,叶若尘是帝王,而花娆是天生凤命,是命定的皇后,这怎么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叶若尘居然说花娆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这不是好笑是什么。
她发现自己真的是很不了解叶若尘的,若是景帝的话,不管这话是真还是假,定然会让入宫的,因为有些事情哪怕明知道只有万分之一的正确率,但就是不想让给其他人。
可是叶若尘的做法怎么和她想象的就完全不一样,他完全就不在乎花娆是不是天生凤命,这是不是说明叶若尘也没有这么在乎自己的江山?
其实叶若尘真的就是没有这么在乎江山的,就算是花娆真的是天生凤命,就算是其他男子真的娶了花娆,他也不会去计较一些什么的。
属于他的东西别人自然也是抢不走的,他不屑去和别人抢东西,他这一生唯一抢过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一生之中最爱的那个人花宓。
宠婚难逃:总裁的秘密情人 小说
“是啊,和我没有关系,其她女子的事情自然是和我没有关系的,只有阿宓你的事情才是和我有关的。”
别人的事情他不会放在心上,只有花宓的事情才会牢牢记在心底。
“可是她是命定的皇后啊!”花宓有些疑惑的说着,她发现叶若尘真的就是一个怪人,很多时候里她真的就是看不透的。
不知道是她道行太浅了,还是叶若尘太会隐藏了,她总觉得叶若尘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我知道,她是命定的皇后,可是我从来不信什么命,命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若是我真的信命的话,又怎么能够得到阿宓呢?”
命,那种东西他才不会去信的,他不信命,他信的只有自己,信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还不如好好相信自己。
“就算是她是命定的皇后,但是阿宓你是我命定的妻子,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我们可是要生生世世都做夫妻的,我的阿宓已然许了我一生一世,不,应当是生生世世才对。”
他紧紧拥抱着花宓,他不信命,也不信什么命运,命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他是叶若尘,是天子,他的命只有他自己才能掌握,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够做主。
“……”花宓真的就是有些无语了,她发现自己真的越发看不透叶若尘了。
命,其实这一个东西她一开始也是不信的,但是现在却是有些相信了。
有些人是不配得到幸福的,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时候她一直在想,她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一个孤独终老,不要去想什么亲情,不要去想什么爱情,就这样孤孤单单一个人到老。
她也不愿意去信命,但是不得不信,因为她的命从来都不在自己手里,她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太后那里你就不用担心了,一切有我就好,如果日后太后和承国公找你的麻烦你也不要怕,有我在,我会给你处理好一切的。”
对于承国公等人的偏心,他真的真的就是很愤怒的,他捧在手心上的小丫头居然被人这样对待,他真的是气不过,真的就是不甘心,有这么一刻,他甚至想要将承国公等人都杀了。
因为那些人对他的小丫头不好,对他的小丫头不公平。
有他在,这明明就是很温暖的三个字,可是听在花宓耳边并没有这么这么温馨,她不止不觉得温暖,反而觉得有些压抑。
“阿宓,怎么了,是不是傻了,为何不说话呢?”
见花宓似乎呆呆傻傻的样子,叶若尘的嘴角缓缓勾了起来,他发现了一件事情,最近花宓发呆的时间似乎越发的多了。
他也不知道花宓是怎么一回事儿,有时候他刚刚还在跟花宓说着话的,可是说到下一句话的时候就发现花宓双目无神,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虽然他很想看到花宓呆呆傻傻的样子,但是他更想知道的还是花宓在想些什么,他想知道花宓究竟在想些什么,想知道花宓心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只是花宓定然不会告诉他,不会将心里头的话告诉他的。
“你才傻了呢,你全家都傻。”
听到叶若尘说自己傻了,花宓显然很不乐意,傻了?她才没有傻呢!
明朝僞君 賊眉鼠
近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注意力很不集中,总是莫名其妙就发着呆,尤其是和叶若尘在一起的时候更甚,她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是,我的阿宓不傻 ,我傻 我傻!”
是啊,他不就是傻吗?为了一个压根就不喜欢自己的花宓做到了这一步,说不动在花宓心里头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阿宓,阿宓,乖,不要乱动,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毕竟我的阿宓这么诱人,让人食之入髓。”
感受到花宓娇软的身子一直动过来动过去的,叶若尘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丝丝的情欲,很显然他又起了欲望。
听到叶若尘这样说,花宓显然是被吓住了,整个身子都僵硬在叶若尘怀里,动都不敢动。
她是真的怕,也是真的了解叶若尘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