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大小姐的貼身夫婿 愛下-第95章 不用打麻藥了閲讀

大小姐的貼身夫婿
小說推薦大小姐的貼身夫婿大小姐的贴身夫婿
其实,夏宇是有点不想去医院的,早已习惯了自己处理伤势的他,上次要不是因为血液和玉佩相融,导致自己昏迷,夏宇会自己给自己取子弹。
奉子成婚,親親老婆請息怒
毕竟以前混迹在世界各大危险区域的时候,只要中枪了那就直接用火烧红匕首,然后刺进去将子弹挖出来,最后再洒上一些金疮药,就完事了,哪有人会去医院处理的。
要是这样的话,那你还执行个屁的任务。
但是有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夏宇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来处理,那样的话,自己在别的人眼中就不单纯是纯爷们了,直接妥妥的非人类。
而且,那脑子有问题的警察也在,谁知他会不会看到自己处理伤口,然后说什么子弹为啥刚好打在大腿的无害地方,你是不是跟杀手有纠缠什么的。
夏宇可不想惹上这么一身麻烦。
所以在救护车来了,他老老实实的被许一涵和陈瑶扶上了车,等躺在了车内的病床上之后,两个大小姐才松开了各自紧紧抓住的手臂。
许一涵眼角发红的看着床上的夏宇,无声的擦了擦眼泪。
“一涵,你没什么大碍吧?”许鸿才看着自己女儿放在夏宇身上的心思收起一点点后,才开口问道。
“我没事。”许一涵摇了摇头说道,她没有看向自己的爸爸,而是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夏宇。
许鸿才笑着点了点头,看这个样子,是真妥了啊。
那自己也挑个日子跟一涵说说那件事吧……
因为有着警车开路,所以救护车用了世上最快的返程速度回到了医院,也因为有着闵震这个刑侦支队的队长在,所以医院方面并没有对夏宇腿上的枪伤询问什么。
有警察来作担保,医院方在这时候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
夏宇被推进了手术室前,许一涵和陈瑶都还紧紧的跟在病床旁,等到被医护人员阻拦在了手术室外后,才停了下来。
只是两人的眼中还是满满担忧的神色。
跟上次夏宇肩膀中枪不同,这次许一涵和陈瑶的心态已经不一样了,虽然子弹打在夏宇的腿上,但她们却感觉是打在了她们的心上。
两个少女忧愁的站在手术室门口,让得走廊上随行的警察和刘伯都有点感受到了这低沉的心情。
许鸿才没有跟来,因为他见夏宇没事后就转身回公司继续开会去了,至于现场的事后处理,便全权的交给了刘伯,这个跟了许鸿才近三十年的老人,许鸿才非常的放心。
“小姐,小宇好人有好报,会没事的。”
刘伯走向前,对着还操心着夏宇的许一涵劝说道:“手术的时间不会短,先坐下休息一会吧。”
许一涵看着手术室的大门,慢慢靠近自己闺蜜,她和陈瑶相对了一眼,两人皆是摇了摇头,不愿去等待区坐着。
显然两个人都是想第一时间得知夏宇的消息。
对此,刘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了。
夏宇被推进手术室后,主刀医生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男性医生,他对着一旁穿绿色衣服的麻醉师打了个手势,然后对着意识清醒的夏宇问道:“夏先生,麻醉的时候,你希望全麻还是半麻。”
夏宇的信息闵震已经交代了他,主刀医生知道这人是从事保镖这类的工作,所以不会像常人一样需要先安抚一遍。
“呃……如果可以的话,能不用麻药吗?”夏宇想了会,还是决定不打麻药了。
因为他觉得只要打了那个东西,身体的大部分控制都会消失一段时间,那样对夏宇来说,会有一种没由来的心慌,掌控不了自己身体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而且麻醉剂虽然号称无害,但只要打过,它还是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只是寻常发现不了罢了。
“不麻醉?”主刀医生一愣,下意识的朝麻醉师看了一眼,后者也是不清楚的摊了摊手摇摇头,显然也是不清楚这样的意图。
“不麻醉的话待会取子弹很疼的。”主刀医生对夏宇劝说。
他们是希望病人能够麻醉的,并不是说这样就能卖出一只麻醉剂,而是没有进行过麻醉的病人,在手术的过程中难免会因为忍受不了的疼痛而动颤起来。
那样的话,对手术是一个很大的风险,特别是夏宇中枪的地方还在大腿动脉旁边,稍不注意就可能划破动脉血管,造成大出血。
所以在能使用麻醉剂的情况下,还是使用麻醉剂比较好。
“没事。”夏宇却依旧是拒绝:“动手吧,尽量速度快点,我不怎么喜欢这消毒水的味道。”
主刀医生闻言点了点头,病人都这么说了,那自己就只能照做。
于是他对着麻醉师使了个眼色,让得后者出去后,便吩咐着其他的护士助手准备开始动手术了。
“夏先生,我要开始了。”在即将动刀的时刻,主刀医生对着夏宇做出了最后的提醒。
夏宇点了点头,两手暗暗的抓住了床板,示意可以开始了。
于是那柄泛着银光的手术刀刺啦一声就切进了夏宇的大腿,即使是夏宇,也是在刀身入肉的一瞬间皱起了眉头,他不怕痛不代表不会痛。
虽然之前跟老头子学功夫的时候,去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受到的伤比这重多了,疼痛的级别也高的多,就比如某次潜入敌人大本营被发现之后,夏宇为了逃走,直接钻进了一处通风管道。
当时由于身体架子太大,进不去通风管道,所以夏宇硬生生的将全身的骨头全都掰脱了位置,然后缩在一起,才钻进了管道。
全身骨头脱臼的疼痛,可比这利刃挖肉要痛的多……
“夏先生,听说你是许董事长为女儿请的保镖?”主刀医生姓李,叫李为达,从事这一行已经二十五年了,所以他不仅医术好,也非常的有经验,知道在特定的情况下,转移病人的注意力,会大大的降低其受到的痛感。
“嗯……”夏宇没想到这个医生会知道这个,不过想起刚才在走廊上闵震与这个医生交谈过,应该是他告诉医生的吧。
“那你之前的保镖生涯是怎样的呢?”李为达手上的刀没有停,嘴巴继续的问道。
夏宇沉默了会,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这时也看出了这个主刀医生看来是有意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而不是来打探自己什么消息的。
“之前的话在跟着师父学习。”夏宇还是回答了他。
“原来是这样。”李为达没有觉得这是假话,因为在他看来,夏宇实在太年轻了,看样子好像和自己读大学的女儿一样大,若是这个年纪就已经常年混在保镖圈子,那李为达反而是不怎么信的。
而夏宇说跟师父学习,李为达便理解成了跟着教官训练,是第一次出任务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