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人世見 txt-第五百七十七章 三問三答閲讀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拦路关卡已过,大门近在眼前,迎亲队伍继续前进,不过在进门之前队伍却是在大门口停下了。
月醉吟
倒不是还有人出难题,而是在进入这个大门的时候有一个流程要走,这是婚礼中的重要礼节,这个流程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 三问三答,女方问,男方答。
此时在大门口处,一位面容慈祥的老人站在那里,看着迎亲队伍拱手一礼道:“敢问客从何来?”
这是第一问,问的当然不是迎亲队伍从那里来, 而是为什么来。
迎亲队伍这边也走出一个中年人,面容儒雅, 乃是新林县境内一个极有名气的读书人, 不曾入仕,但有进士功名在身,他被林家请来当进门前的答客。
同样彬彬一礼后,这位中年人手口并用,每说一句话都比一个动作,比如伸手上抬做抬举状,再比如竖起大拇指之类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是优雅,抑扬顿挫的笑道:“贵府高足问得好,我等来此自有因,容我慢慢道来听,听闻府上有千金,待字闺中觅佳缘,容颜生得胜芙蓉,素手芊芊巧用针,琴棋书画比才人, 诗词歌赋样样精,待人接物都夸好,围得锅台上得厅,尤是孝心动世人,更有良善出真心,如此好女何处寻,幸来还是孑然身,林家有子名夜星,也是一表好人才,闻有此女动真心,夜夜想来无眠意,日日思来茶水清,托我来此当说客,求得一门好姻缘,还望贵府痛舍爱,成就一桩好姻缘”
这就是第一问的回答,把来意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说得明明白白,听着就让人身心愉悦,周围一群观众都忍不住叫了一个好字。
绝世皇帝召唤系统
答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没有口才可不行,虽然只是一个流程, 但若答得不好是会让人心头不舒服。
听到回答, 站在门口的老人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明显很满意,然后一脸了然的点点头,表达明白了他们的来意,然后问了第二个问题,道:“我家小姐掌中宝,一粥一饭喂养大,实乃父母心头亲,女大当嫁乃天理,何见客人是真心?”
面对这第二个问题,中年人当即再度一礼,然后侃侃而谈回答道:“三媒六聘不足少,亲朋好友共迎新,可见此乃是真心,何不成就一家亲?”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虽然话语少,却把这个时代人们看的最重的东西交代了出来,三媒六聘风光迎娶,还有亲朋好友相随期盼着这门亲事,还不足以体现真心吗。
离婚吧,老公大人!
这样的回答虽不出彩,可却是最朴实最让人在意的,没有鼓吹,反而平澹是真,门口老人听到后也是一脸笑意的点点头算是认可。
接着他问了第三个问题,道:“真心实意太难得,好事成双自喜见,奈何家中心头宝,还望理解父母心,女儿出阁太揪心,家中自由父母荫,从此便要自更生,若是过门何相待,敢问何让人放心?”
这边中年人立即答道:“还望贵府心放肚,林家自有田千倾,仆人更是成堆群,高堂亲友明事理,贵府小姐但进门,从此便是富贵命,正厅正坐正向位,实乃家中女主人,而后半生事无忧,如此贵府可安心?”
“好好好,哈哈,安心,安心,请”,听到回答的老人一连道了三个好字,三问三答后乐呵呵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本就是一个流程罢了,是做给周围的人看的,流程走完当然要放行了,沉轻柔嫁去林家乃明媒正娶,去后是林家的女主人,那是能做主的,娘家还有沉家撑着,将来根本不怕受委屈,还有什么不放心?
如此一来,迎亲队伍这才能真正进入院子里去,不过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新娘子所在的地方,而是先吃席,毕竟吃饱喝足才有力气接新娘子回去嘛,总之受到了热情招待。
在吃席这个过程中,作为新郎官的林夜星是要去和沉家接触交代一些流程的,但那不关云景等人伴郎的事儿,那是人家的家事,外人就不好参与了,自有熟悉流程的前辈带着,当流程走完后,去闺房牵新娘子才轮到伴郎上场。
云景王柏林苏小叶等人凑成了一桌,吃吃喝喝等着时间到来。
已经完全恢复的陈一剑看着云景忍不住道:“阿景你也太顶了,之前在门外,好几个人上场都很快败下阵来,而你一站出去,对面多余的话都没两句直接就放行,那可是沉家的人啊,居然都不敢和你交手,真是给迎亲队伍挣足了面子”
说这番话的时候,陈一剑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一心江湖的他自知都没资格和沉家这种庞然大物有什么交集,若能做到像云景这样仅仅露面就让人给面子,尤其还是沉家这种庞然大物,那可谓他一生的追求了,但也仅仅只是追求,终其一生他都不知道能不能走到那种程度。
“不是人家给我面子,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厉害,实际上人家是给林夜星面子呢,毕竟是他迎娶沉家千金,大喜事,玩闹归玩闹,没必要闹那么僵,我站出去只是恰逢其会,人家就坡下驴罢了,总不能真的耽误婚礼进行吧”,云景摇摇头笑道。
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云景还是分得清的,此时需要尽量澹化自己,以免喧宾夺主,而且在朋友面前也没必要嘚瑟高调,否则就没意思了。
但陈一剑还是道:“话是这么说,但若不是阿景你站出去,恐怕想要近这个门并不会那么顺利”
无限剧场
“好了,不说这个,话说人家青竹兄大婚,高朋满座热热闹闹,你就不羡慕吗?啥时候成亲请我们吃席啊?”云景转移话题看向他问。
这么问他,一来是转移话题,再一个,云景也是不着痕迹的想把陈一剑引上正途,毕竟他若娶妻之后就有了牵挂,再想江湖那种飘摇的生活就有所顾忌了。
想被当作吸血鬼!
陈一剑果断被转移了注意力,摇摇头笑了笑道:“我啊,再说吧,毕竟现在啥名堂都没闯出来,何以成家,男人嘛,志在四方,儿女情长倒是其次”
“那是因为剑客你不知道女人的好,啧,反正你若经历过就不会这么想了”,王柏林插嘴道,到底苏小叶在边上,没好意思深入下去乱开黄腔。
周金泰在边上鄙视道:“真不知道女人有什么好,又不能吃,还是美食妙啊”
“你怎么知道女人不能吃?”王柏林挤眉弄眼道。
陈一剑顿时惊了,瞪眼道:“林子你居然吃人?”
“呸呸呸,你懂个屁,我说的吃不说你说的那个吃,算了,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懂,这天没法聊”,王柏林翻白眼道。
闲聊的话题一下子就不知道歪哪儿去了。
云景边上的苏小叶小声悄悄问他:“景哥哥,林子哥说的女人能吃是什么意思呀?”
“咳咳,小叶子,这种事情呢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反正以后我们成婚了你就明白了”,云景干咳道,心说王柏林这狗东西真是嘴巴不把门,这种荤段子怎么能当着女孩子的面说嘛。
苏小叶倒是点点头不再问了,反正听云景的没错,然而为什么要成婚后才能明白女孩子怎么吃呢?
席间沉家也派出代表来给迎亲人员敬酒,表达对客人的热情,礼节方面可谓无可挑剔。
吃饱喝足,时间差不多了,林夜星那边的流程也走完,接下来该是去接新娘子的时候了,不用想都知道,想要去闺房把新娘子接出来,门口肯定还有一道‘难关’要过的,想要带走新娘子没那么容易。
说起来沉家也是够意思的,没整太多刁难的花活儿,正常的三道关卡意思意思,不像一些人家整他七八道关卡,甚至还故意折腾人,那种情况下,明明是大喜事搞不好还会整得不欢而散。
没有任何意外的,新娘子所在的闺房阁楼前有一道难关摆在那里,想要把新娘子带出来不过这关是不行的。
拦在门口的是一群花枝招展莺莺燕燕的女孩子,一个个环肥燕瘦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不用说,这些女孩子几乎都是新娘子沉轻柔的闺中密友了,怎能不借这个机会热闹热闹呢。
她们拦在门前嘻嘻哈哈,养眼的同时,接下来的举动就没那么‘友好’了,首先伸手就要红包,否则修行从她们这里过去。
好在林夜星早有准备,让下人端来一个个托盘,托盘内放着一个个包有钱财的红包,左右不过是个意思,红包里多少钱倒是其次,反正有女孩子伸手就塞红包,尽量用红包去腐蚀她们这道防线。
然而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一帮女孩子红包照拿,可就是不让开道路。
其中一个女孩子看向林夜星他们这群迎亲队伍说:“新娘子就在里面,但是呢,你们想接走可不那么容易哟,我们听闻姑爷是一位读书人,我们呢也不为难你们,想要接走新娘子呀,很简单,那就做一首让我们满意的诗词吧,怎么样,这不难吧?”
闻言众人面面相窥,什么叫作一首你们满意的诗词,什么样的才能让你们满意?还有,你们这些女孩子一看就是江湖女侠,不整点打打杀杀的难题,居然索要诗词?
要说读书人作诗词那是常规操作,可问题是这会儿谁敢保证做出一首让她们满意的诗词?打油诗还差不多,也不知道能不能随意煳弄过去,但打油诗怕是不行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个个目光都瞧向了云景。
云景嘴角一抽,心说你们看我干什么,我又不会作诗!
……